用暴风瓶预测天气

 

  
    毫无疑问,暴风瓶的起源与天气预报有关。暴风瓶并非单纯的虚幻产物,而是19世纪的人们试图解决一个复杂的实质问题——预测未来几天的天气——而发明的工具。

 

    尤其在英国,由于皇家海军中将菲茨罗伊的大力支持,暴风瓶格外普及。菲茨罗伊描述暴风瓶中发生的现象与周围天气的关系如下:

 

“大气气流向北时若精心或以显微镜观察该化学混合物,可见其体积增长,形似松、柏或蕨类之叶。风或大气流反向而至时,线条或所有坚直或蜷曲之形状渐弱而缩小,终于消失。南风将至及其盛行时,混合物徐尔沉至瓿底失其固状,有如糖浆。”

 

罗伯特·菲茨罗伊研究暴风瓶时

 

 

    上文摘自19世纪中叶出现的“菲茨罗伊中将实用气象学”。当时的气象学以实证为基础,而暴风瓶(英文称为Stormglass)带有一定的精密性色彩,所以受到相当的重视。不过,菲茨罗伊对其风力强度方面信息的缺乏显然感到不满。他的笔记也有下一段文字:

 

   “密封安瓿中之化学混合物尤其因风向而变,但不因风力,虽然使其变者亦有他因,即电压。”

 
    我们还可以参考另外一本鲜为人知的资料。德伦纽斯(A. Delenius)在其《最新发明、秘诀、普通实用知识及当代研究三万则》(1885年于莫斯科出版)描述暴风瓶溶液的成分比例,也列数溶液对周围天气的反应。据其申述,这些反应是菲茨罗伊自己发现的。

 

“液澄则天晴,浑浊乃下雨。

液浊见星即暴风。

小点招雾候冷湿。

雪花大则冬下雪,夏天阴而气重。

上液见线知风来。

底处结晶——气浓、大寒。

冬季晴天见微星,明后天下雪。

晶体越高,冬寒越大。”

 

  
    这些关系是与菲茨罗伊合作而发现的,还是源于其尚未公开的记录,这个问题还带进一步研究……

 

    1859年不列颠群岛发生一次大风暴时,皇庭下令将名为“FitzRoys Storm Barometers” (菲茨罗伊暴风气压计)分配给群岛各处的小渔村,希望暴风瓶可以提供天气预报,通知准备离港的船。

 

    人们试图用自己在暴风瓶中所观察的现象来预测天气变化。他们经常会看到各种结晶形态“无中生有”地出没。但也有的天暴风瓶里看不到什么东西。正是这种异常现象使他们把暴风瓶的变化和未来天气联系起来……这样他们就开始“预测”天气了。

 

    几乎200年后的今天还是这样。很多人仍然认为暴风瓶可以预测天气……他们没有意识到,暴风瓶现象的主要动力大概是周围环境的温变。环境温变无疑与天气有关,但不能认为我们可以根据暴风瓶目前的样子去预测未来的天气。

 

    根据暴风瓶可能获得的信息就是所谓“温度历史”……暴风瓶出现新的晶体时,我们可以断定最近温度有所下降。看到晶体溶化或“消失”,我们就知道温度有所上升。这种说法基本上符合2008年Journal of Crystal Growth(《晶体生长杂志》)题为“Pattern formation of crystals in storm glass”一篇文章中日本研究者的观察与描述。

 

    不过,我们并不能否认暴风瓶的神秘与据说有的人确实曾经用它预测天气这一事实。上述菲茨罗伊中将就暴风瓶对未来天气的反映作的精确记录大都基于显微镜或超强放大镜观察。所以,肉眼无法看到的微观变化有可能与天气的未来发展有关。
    这种微观变化可能让我们更好地了解暴风瓶在天气预测方面的真正价值……